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白酒動態 >> 瀏覽文章

消費稅征收環節后移或促大眾酒洗牌

2019-10-11 8:12:29馬建忠 貝貝 南方都市報 【字體:

    【中國白酒網】機構和專家分析,稅收不規范企業競爭力將下降,大企業受影響顯著小于中小企業。
    在多個券商齊齊發布研報后,昨日,酒類投資者對消費稅征收環節后移的擔心被快速“觸發”了。
    日前,國務院印發《關于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后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推進方案》(下稱“方案”),其中,“后移消費稅征收環節并穩步下劃地方”的內容引發機構和投資者廣泛關注。記者注意到,中金公司、華創證券、中信證券、新時代證券、信達證券等多家知名券商已紛紛發布研報,其中中金公司等更是直言,10月底人大常委會或是重要的時間窗口。其還預計,如果增加12%的消費稅,白酒行業的消費稅或將增加322億-515億元。
    受此影響,白酒板塊昨日開盤直接下挫超2%,貴州茅臺、五糧液開盤分別下挫3%和5%,雖然收盤時整個板塊翻紅,但仍明顯跑輸大盤。
    白酒行業消費稅或將增322億-515億元
    依照中金等券商的預計,白酒與煙草、高端珠寶等奢侈品消費或被列為改革優先試點的對象。具體對酒類而言,除了全行業稅負可能增加之外,相比啤酒和其他酒類,白酒行業受影響最大。而白酒企業中,大企業受到的影響顯著小于中小企業,稅收不規范的企業競爭力將下降。中金預計,如果增加12%的消費稅,白酒行業的消費稅或將增加322億-515億元。
    根據中金證券的觀點,高端、次高端白酒企業的影響小于200元以下大眾價位白酒。在中金看來,大眾白酒消費群對價格提升的敏感度更高,高端白酒企業的渠道加價率更低,邊際影響較小,而大眾白酒的渠道加價率更高,對渠道影響較大。
    其實,大眾白酒本來就已經在持續調整。依照尼爾森中國區高級總監余美琳在第100屆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上的說法;過去三年,大眾酒持續調整,行業集中度加強,低產小廠產品和資質較差的經銷產品逐漸被清退出市場。而大眾酒銷售額份額的下降,實際上是細分市場內部調整,去劣存優的表現。
    從中端酒和高端酒的表現已可見一斑:中端酒(150-300元價位段)同期保持穩中有進的態勢,次高端白酒(300-700元價位段)同期表現更突出,連續兩年都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長。
    對此,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坦言,隨著消費稅征收環節后移,未來走成本導向和價格導向的大眾酒企業或將被逐步淘汰。
    粵酒估計受影響較大
    廣東酒類行業協會會長彭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稅征收環節一旦后移,對廣東肯定會有影響,由于廣東相對來說中低端酒較多,影響或會稍大一些,但廣東的本土品牌由于升級空間比較大,或許能在一定程度上對沖此次稅收改革。在彭洪看來,消費者買酒正在趨向理性,未來酒業的競爭還是得靠品質,而廣東酒的品質還是有保證的。
    “就白酒而言,廣東是消費大省,但又是生產小省,所以后移消費稅征收環節肯定對廣東的影響會比較大。”蔡學飛也向記者如是說。
    隨著“粵酒振興”口號的提出,近年來,以石灣酒廠、九江酒廠、長東長樂燒酒業等為代表的粵酒企業不斷發力市場,但主流產品仍未跳出中低端酒的范疇。
    根據廣東省酒類行業協會發布的《廣東省酒業報告》,2018年廣東省酒類銷售總額約586億元(以出廠價計算),其中高價位酒類產品(600元以上)約占20%;中價位酒類產品(100-600元)約占30%;低價位酒類產品(100元以下)約占50%。
    具體到公司,以走高端化最為積極的廣東石灣酒廠集團為例,據集團董事長范紹輝此前給記者的說法,公司新推的高端產品“石灣玉冰燒•洞藏20”市場零售價也僅在500元以上。
    此外,廣東白酒企業體量也普遍較小,以九江酒廠為例,其近期給媒體的數據是,2019年企業預計營收可達到10億元。
    哪些上市酒企將受擠壓?
    其實,對大眾酒以及區域中低端酒的擔憂,從資本市場的股價走勢也可見一斑。
    昨日貴州茅臺五糧液雖大幅低開,但收盤時,前者翻紅,后者跌幅也收窄到了0.62%。相比之下,古井貢B收盤跌幅仍達2.97%、口子窖下跌也仍有1.46%。
    這種跌法某種程度上也契合了中金公司的以下觀點。
    “參考白酒歷史上的加稅結果分析,如果行業稅負增加。中小企業和低端企業的生存難度顯著增加。大企業受到的影響將顯著小于中小企業。一方面大企業的產品定價權強,同時中小企業的稅負將難以隱藏,無法和大企業形成公平稅負競爭。我們認為此次稅改方向將長期有利于白酒中的各類龍頭酒企,他們的定價能力和稅收規范性也將幫助他們進一步提升市場競爭力。”中金公司的研報如是說。
    另據信達證券王見鹿和畢翹楚介紹,一般而言,對于消費品稅率調整,有兩種結果:一種情況是,廠家下調出廠價,從而給經銷商多交稅進行平衡。零售價格不變或變化較小,消費者接受度較高。另一種情況是,酒企擁有較強話語權,廠家出廠價格不變,經銷商為了保證利潤上調零售價,終端用戶能否接受價格上漲,取決于酒的價格彈性。短期會造成市場情緒波動,長期來看品牌溢價能力強的酒企或將受益,對企業的渠道把控能力亦有較大考驗。
    當前稅率一覽
    1、白酒,按照出廠不含增值稅價格的12%征收從價稅(20%法定稅率,按照60%比例征收),1000元/噸從量稅,目前絕大部分白酒上市公司的實際消費稅率為12%;
    2、針對啤酒而言,按照220-250元/噸征收;
    3、葡萄酒,可參考張裕,為營收的3.4%左右。
    相關
    區域性品牌啤酒或“利空”更大
    記者留意到,消費稅調整消息對啤酒個股二級市場影響有限,昨日下午收盤后,A股除重慶啤酒下跌0.89%外,其他啤酒上市公司均收報上漲。
    據記者了解,目前啤酒消費稅單位稅額仍執行財政部、稅務總局2001年下發的《關于調整酒類產品消費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01】84號)規定,啤酒消費稅是分檔從量征收,即出廠價3000元/噸(含3000元,不含增值稅)以上的,每噸征收250元消費稅;出廠價格在3000元/噸(不含3000元/噸,不含增值稅)以下的,每噸征收220元消費稅,記者按此換算,目前啤酒方面消費稅稅率分別為8.33%和7.33%。
    中金公司的研報稱,此次稅改對啤酒等酒類影響不大,甚至啤酒行業會“適度和潛在受益”,而在行業人士看來,目前對于啤酒行業影響暫時不明朗,但此次稅改如果落地,對于啤酒行業還是有一定影響。
    啤酒行業分析專家方剛昨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后移消費稅對啤酒行業“不是利空”,但也不一定如相關研報所言的“適度受益”。若后移消費稅至流通層面后,這意味著渠道方面將按照現行啤酒消費稅率(行業整體實際消費稅率征收不變前提下)增加繳稅,經營成本將會相應增加,“在我個人看來,啤酒很有可能在渠道環節方面有漲價的動向”。
    “對于啤酒生產企業而言,渠道層面若成本增加,相關生產企業則可能出于讓利的角度對渠道進行補貼降低成本,另外即使渠道有漲價,漲幅可能也不會太大。”方剛也認為,相比集中度較高的頭部企業,中小型生產企業(包括區域性品牌)的消費稅在渠道方面“挪騰”空間可能會相應減少,而渠道方面產品加價,也可能對產品銷售帶來一定影響。
    對于大企業而言,它們因議價能力、稅收規范性等,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那么對于區域性啤酒品牌而言又有何影響?對此,記者昨日分別向地方啤酒品牌珠江啤酒和千島湖啤酒等就此事進行采訪,珠江啤酒方面表示“因領導開會”和“對政策需要消化”等原因,暫未對記者進行回復;而千島湖啤酒相關負責人昨日向記者表示,雖然政策暫未明晰,但后移消費稅對于正規納稅的地方啤酒企業是好事,“但對于部分采取低價銷售的小企業,可能會遭遇到一些困境”。
    據記者了解,稅費對啤酒企業的影響尤為明顯,自今年4月1日起,增值稅率從16%下降到13%后,啤酒企業上半年的凈利潤也相應大增,以A股上市公司為例,青島啤酒上半年凈利潤(扣非后)為14.44億元,同比增30.6%;重慶啤酒上半年凈利潤(扣非后)為2.20億元,同比增13.3%;而珠江啤酒上半年凈利潤(扣非后)1.41億元,同比增88.52%;而對此情況,包括中信證券、渤海證券及中泰證券等多家券商機構研報分析認為,除受益于產品結構調整升級外,啤酒企業利潤大增還得益于增值稅下調。
 

分享到:


網友評論: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