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酒鬼酒 >> 瀏覽文章

首拍遇冷二拍在即!酒鬼酒河南公司能否迎來“接盤俠”

2019-9-2 8:09:41楊霄 陳沛 任家瑩 大河網 【字體:

    【中國白酒網】8月28日,首拍“冷場”后,酒鬼酒河南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河南公司)名下資產網拍的信息,又一次登錄阿里拍賣,重拍時間設定在9月9日。記者注意到,8月23日該資產首拍起拍價為7000萬元,此次降至6200萬元。
    這是該公司自2017年5月申請破產,繼而經歷重組失敗后,無奈選擇的“下一步”。而如今資產拍賣遭遇“冷場”,更使酒鬼酒昔日“北上”的里程碑,頗顯寂寥。
    “首拍”看客多卻無人應拍
    酒鬼酒河南公司將啟動二次網拍
    上周,酒鬼酒河南公司名下資產在阿里拍賣的首拍遭遇冷場,需重啟續拍。
    8月28日,阿里拍賣反饋消息稱,該項目的在線圍觀者達4000人次以上,有38人設置了系統鬧鐘提醒。“酒鬼酒河南公司破產資產處置,在國內網拍市場的影響力,可比肩今年6月山東孔府宴破產資產拍賣。而不同的是,后者以約1.33億元價格變現了。”
    “圍觀者眾,卻無人應拍”。這或源于酒鬼酒河南公司在國內同業中與眾不同的背景。
    公開資料顯示,酒鬼酒河南公司隸屬中糧集團旗下白酒上市公司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2012年初,酒鬼酒供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供銷公司)和新鄉市新平川釀酒廠(2017年4月發生股權轉讓)共同認繳5000萬元,在新鄉市延津縣城郊成立了酒鬼酒河南公司,并投資5億元建設酒鬼酒“北方物流基地”。上述兩項投資,曾被酒鬼酒視為“十二五”期間的重要布局,是其北上并實現全國化布局的重要一步。
    2017年5月,酒鬼酒河南公司及酒鬼酒河南北方物流基地銷售有限公司,即通過當地法院判決宣告破產。同期,河南國豪律師事務所以該項目資產管理人的身份入場。
    央企與上市公司的雙重光環,為酒鬼酒河南公司資產首拍引來足夠多的觀眾,卻未帶來好運。
    據了解,酒鬼酒河南公司名下資產評估值約7761萬元,首拍起拍價為7000萬元,較估值已是打了9折。其核心資產包括,坐落于延津縣產業集聚區的約173畝(115380.44㎡)的土地,用地性質為工業用地;地面建筑物18座,總面積約3萬余平方米;自動灌裝線6條、不銹鋼儲酒罐63個,以及一批原酒等。此外,酒鬼酒河南公司名下白酒生產許可證有效期已經屆滿,處于申請延期狀態。
    首拍前一周,記者發現,該項資產在阿里拍賣處于無人報名狀態,但圍觀者頗為活躍。
    8月16日,在酒鬼酒河南公司廠區,安保人員與資產管理人告訴記者,該工廠在兩年前即已停工,產線設備完整,擱置至今。
    當問及拍賣前的來訪者數量,該公司一負責人坦言,有實質性接觸的同業訪客僅一家,為貴州省某酒企,其余多為普通“參觀者”。
    不過,上述人士對廠區資產拍賣頗有信心。其稱,該項目所在延津縣產業集聚區的黃金區位,工業用地的每畝出讓價格約13萬元。僅此一項,該廠區的土地價值應在2200萬元左右。此外,廠區的硬件設施、設備優良,僅投用5年,還有不少高檔原酒在地下儲酒庫安全封藏。“廠區內,一年兩季水果自產,連食堂都蓋了兩層……”都足見當年酒鬼酒投資延津項目時的用心。
    然而,首拍遇冷,促使管理人對該項資產的市場接盤需求做重新評估。如阿里拍賣呈現的二拍頁面所顯示,酒鬼酒河南名下資產起拍價為6200萬元,較其估值價格打了8折。
    受塑化劑風波影響
    酒鬼酒河南公司命運坎坷
    “2012年新廠區投建,2017年賣廠”,酒鬼酒或在國內釀酒業創下記錄。而過往,它在實際運行中的諸多跡象似乎又為“急停”埋下了伏筆。
    酒鬼酒河南公司一位工作人員介紹,2013年9月,該公司開始試生產,2014年下半年進入較好運營周期。彼時,其在豫、魯、冀等省招攬過30多家經銷商,每家打款百萬元,生產最高峰的時候同期開工兩條生產線(公司共有6條生產線)。
    與之相應,延津縣政府曾在2015年發布過一則信息稱,酒鬼酒河南公司已成為豫北地區最大的白酒企業。一期工程從2014年10月開始灌裝、銷售,至當年12月底,3個月時間完成繳稅超1400萬元。2014年完成銷售額近4000萬元。
    盡管成績向好,但酒鬼酒河南公司上述人士稱,該公司從開工建設到投產,始終被罩在塑化劑風波的陰影里。
    2012年末,酒鬼酒被檢出塑化劑超標260%,成為整個白酒業塑化劑風波的爆發點。彼時,白酒消費市場上風聲鶴唳,風口浪尖上的酒鬼酒更如坐針氈。但令人疑惑的是,酒鬼酒河南公司是在2014年才投產,且未生產過酒鬼酒品牌系列產品,又怎會受到塑化劑風波的沖擊?
    此說法或為酒鬼酒河南公司的“一家之言”。但2012年至2014年,塑化劑風波帶來的影響在酒鬼酒財報中的確有所反映。這三年,該公司營收分別為約16.52億元、約6.84億元、約3.88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約4.95億元、約-0.38億元、約-0.97億元。營收劇烈滑坡的背后,無疑是產銷不景氣。
    另值得一提的是,“塑化劑風波”重擊酒鬼酒的同時,中糧集團合并同為央企的中國華孚貿易發展集團公司,通過后者的全資子公司中糖集團間接控制酒鬼酒。中糧入主后,酒鬼酒就在尋求業績的復蘇。但同時,此前確定的全國化布局戰略及產品方向也在發生改變。
    “主打中高端產品、收縮中低端產品,即是2015年后母公司確定的救贖方向。”酒鬼酒河南公司內部人士稱,中低端產品線灌裝訂單收歸湖南工廠,縮減中低端產品的北方市場布局規模,于是,河南工廠與團隊即出現“空轉”。
    從某種角度看,酒鬼酒河南公司被棄的命運,似乎從那個時候即改變了走向。
    酒鬼酒河南公司也曾經歷過未成功的重組。2017年4月27日,新鄉市新平川釀酒廠退出股東序列,由河南省德臻酒酷商貿有限公司接替。
    一個月后,酒鬼酒即發出公告,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了《關于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申請破產重整的議案》,同意對控股子公司酒鬼酒河南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銷售有限公司依法進行破產重整。截至當年一季度,前述兩家公司負債額分別為8714萬元、3006萬元。
    對于破產原因,酒鬼酒解釋為,2013年以來,中國白酒市場變化較大,進入結構調整期,加上經營管理不善,酒鬼酒河南公司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目前已經資不抵債,不能償還到期債務,有損債權人權利。為進一步提高酒鬼酒資產運營效率,酒鬼酒決定對河南公司和北方基地依法申請破產重整。
    酒鬼酒河南公司資產重拍
    是否能迎來“接盤俠”
    那么,酒鬼酒河南公司首次網拍遇冷,原因又是什么?
    省內多位酒業人士表達的觀點是,釀酒業總體產能過剩。一家酒企如果對河南市場沒有打開更大的胃口,或沒有對華北市場提檔升級的開發計劃,當然就無購置灌裝廠的必要。
    這與記者日前對酒鬼酒河南公司的實地探訪所見吻合。酒鬼酒河南公司并非是一座擁有完整產業鏈的釀酒企業,它沒有酒窖與釀造車間,只有灌裝線與貨倉。簡單來說,它在延津縣只是設立了一座灌裝廠,由湖南本部送來原酒做二次加工后,裝瓶分發市場。據了解,其產品為酒鬼酒旗下中低端品牌湘泉,產品價位在30元~100元。
    “當年,酒鬼酒以異地分裝模式在河南投資,充分借鑒飲料企業裝瓶廠鏈條的優勢。酒漿輸送河南分裝,節省物流運輸成本。”酒鬼酒河南公司內部人士稱,酒鬼酒曾憑此模式,為國內釀酒業跨區域發展、產品投放樹立了榜樣。
    那么,這一先進模式、跨區域基地如今卻為何沒找到“接盤俠”?
    某貴州酒企河南經銷商高某告訴記者,國內白酒業的確有多個品牌在河南市場投放中低端產品或副牌產品時,由省內一些酒企代工生產。這在業內人盡皆知。但并不意味著,這些酒企愿意公開此類信息。因為酒企、區域代理酒商都希望產品留給消費者群體的印象是“原汁原味”。更重要的是,即便收購了酒鬼酒河南公司,也不能再使用酒鬼酒旗下品牌。
    河南省酒業協會一人士與此觀點近似。其認為,河南市場為國內白酒業最復雜的區域市場之一,這已是業內共識。“一年喝倒一個牌子”便是市場競爭激烈的縮影。在全行業產能過剩的背景下,能找代工商來解決的問題,似乎比自投廠區更容易控制短期綜合成本。
    9月9日,酒鬼酒河南公司將實施二次網拍。二拍在即,業內人士是否看好?
    多位業內人士表達了“拭目以待”的態度。不過,有人認為,經過3年深度調整,白酒行業呈現擠壓式增長。一線白酒渠道下沉,進一步擠壓區域白酒的生存空間。另外,面對中高端白酒的復蘇,越來越多酒企加大次高端的布局,也加劇了這一領域的競爭。綜上來看,國內一線品牌似乎才具備接盤酒鬼酒河南公司的條件。當然,這要看其出讓價格與條件,是否能引起接盤俠的興趣。

分享到:


網友評論: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